本期文章

浴火重生 star/蟄伏的折翼雄鷹 鄭錡鴻

撰文/羅志朋    

蟄伏的折翼雄鷹 鄭錡鴻



5年前,場景在美國佛羅里達一家醫院,鄭錡鴻躺在手術台上接受左肩關節鏡手術,一劑麻藥,讓他昏沉忘卻痛楚。40分鐘手術結束,清醒後,麻藥退去,鄭錡鴻描述,身體的痛,就像被鐵鎚重擊,但,內心的痛,對這位天之驕子來說,無法用言語形容。





不世出的天才左投





用天之驕子形容鄭錡鴻21歲前的棒球人生,一點也不為過,進入高雄復興少棒,難掩棒球天賦,穩居球隊王牌投手兼中心打者,他的高中同窗戰友鍾承佑回憶,「國小、國中常跟錡鴻交手,當時他投直球就夠了,沒幾個打者能跟上他的球。」國小五年級鄭錡鴻代表台灣進軍威廉波特少棒賽拿下冠軍,他說,「一趟美國行,發現外面世界好大,當下我就立志,這一生一定要去美國打球!」



去美國打球的夢一直深埋在心中,到了高中,夢境化作現實。鄭錡鴻升上高苑,才一年級,就吸引大批球探瘋狂追逐,當時他只會投直球和曲球,依然炙手可熱,原因在於147公里速球加上極品曲球護體,又具左投優勢,顯得奇貨可居,鄭錡鴻說,「那時候有球探評估,如果高中畢業我還能保持同樣的身手,去美國簽約金絕對破百萬美元。」





無奈的是,在台灣,好投手過度使用似乎是揮之不去的宿命,高一球隊大小比賽都可見鄭錡鴻在投手丘的身影,升高二暑假累積疲勞導致腰傷,休一年才爬起來再戰;高三暑假總計8場國手選拔賽,鄭錡鴻就先發4場,關鍵最後一戰他自覺身體不適,仍堅持咬牙登板,投到第七局中暑體力不支,最後被擔架扛下場,當時報紙引述球探說法,認為「鄭錡鴻可以不用那麼拚,他要拚的時機是未來,而非現在。」球探下的註解,似乎預言鄭錡鴻未來坎坷命運。





高一腰傷,削弱鄭錡鴻球威,高三投到被擔架扛下場,讓他好不容易重拾腰傷前的投球狀態,再度跌落谷底,半年後鄭錡鴻加盟多倫多藍鳥,球隊只願付他50萬美元簽約金,以現今的水平看似很高,但別忘了,剛進高苑有球隊喊價百萬美元搶簽他,今昔對照,無限感慨。





鄭錡鴻並非帶著最佳狀態到美國發展,均速維持在138至140公里,不算頂快,變化球只有曲球,在小聯盟教練建議下,他多練一顆變速球,待在藍鳥第三年(2006年),這顆變速球終於「出師」,也讓他多一樣武器,這一年他拿下該聯盟年度MVP,沒想到輝煌的棒球歲月,此刻面臨生死關。







不向現實低頭 王豐鑫





【撰文/王翊亘】



頒獎台上的百感交集,來自於重返職棒的辛苦。憑著家人的支持與自身的努力,王豐鑫的職棒夢,終於有豐收的一天。





還記得去年頒獎典禮上,王豐鑫忍住淚水拿下最佳進步獎的模樣嗎?手握獎座的瞬間,回想起當年那段坎坷的棒球路,強忍淚水真的不足以形容他百感交集的內心。「再說下去我就真的要大哭了。」王豐鑫笑說,站在頒獎台上的肯定,過去再多的辛苦都值得。





高中畢業與雙胞胎哥哥王玉麒同被波士頓紅襪隊看上,當時在棒壇傳為佳話,原本以為可以一起一圓美國職棒夢,但紅襪隊卻希望王豐鑫以野手身份出國發展,只想專注在投手丘上發展的他,好生失望拒絕了紅襪,轉而投入台灣大聯盟的懷抱,成為當時少數在台灣以高中畢業役男身分打職棒的球員。





提早圓夢 卻墜谷底





王豐鑫說哥哥輕鬆一甩臂就能飆出145公里的速球,從小哥哥就是他的榜樣,他也以超越哥哥為目標,幾乎所有人都會說王玉麒的投球天分比王豐鑫好上一截,他並不在意;為了要追上哥哥,他選擇苦練,不間斷的長跑是他的家常菜,每次100球起跳的投球練習也是小case,即便是對著網子投球他也不說苦,苦練奠定他打職棒的基礎,只是哥哥早早離開棒球圈,獨留他還為棒球夢奮鬥。





當初選擇進入台灣大聯盟,王豐鑫說:「那是快速實現職棒夢想的捷徑。」前輩及教練的指導讓他快速成長,他學會如何在職棒賽季調整、如何與低潮相處,甚至了解如何提升身體素質,在台灣大聯盟兩年,雖然出賽場數不多,戰績是平淡的2勝1負,但那是他棒球知識最突飛猛進的日子,加入職棒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事。





不過美好的日子沒能持續太久,台灣大聯盟解散讓王豐鑫陷入無球可打的窘境。「或許是我的役男身分吧!」王豐鑫說,當初台灣大聯盟併入中華職棒時,曾聽說我的名字也在上面,但最後卻「名落孫山」,內心的失落可想而知。





為了延續棒球生命,他決定就讀嘉義大學,希望藉由成棒聯賽獲得考取棒球替代役的資格,朝重返職棒努力,但嘉大戰績不佳被淘汰,球員無法如願取得資格,加上大學訓練強度不如職棒許多,王豐鑫非常失望,最後自己跑去La New二軍當借將,他要讓大家知道「王豐鑫並沒有荒廢實力」,一番苦心讓La New決定在他退伍後延攬入隊。







告別傷痛 再度進化 潘武雄





【撰文/實習記者 丁乙儂、黃宸陽、賴佑維】



重新返回球場,潘武雄展現應有的打擊實力,但過去一年他在復健這條路上卻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





去年球季開打之後,儘管「TAKE」潘武雄仍咬緊牙關苦撐30場例行賽,並靠著一股拚勁和優秀的選球能力,保持不錯的上壘率,但仍舊藏不住肩膀不斷隱隱作痛的傷勢,攻守都受到嚴重影響。最後和球團幾經討論後,他決定將自己送進手術房,就此從5月中旬之後球場上就再也不復見潘武雄的身影。





熬過復健期





「當時真的是不行了,防護員跟我說,若不動手術一定會越來越糟。」潘武雄說,當時因為傷勢不能進行重量訓練,左右兩邊的肌力愈來愈不平衡,對打擊也有影響,因而毅然決然接受手術的事實。





「原本是想只做復健,因為也是有人光靠復健好的,後來因為感覺左手萎縮了,才發現真的沒辦法了。」關節唇手術本身其實還好,但在手術前施打顯影劑時,眼睜睜地看著護士拿出食指般長的針筒往肩關節處扎過來扎過去,TAKE說:「那種感覺真是痛不欲生!」





然而,更沒想到的是短短半個多小時手術後,緊接而來漫漫長路的復健過程更加難熬,這是TAKE始料未及的。因為復健十分枯燥乏味,這段期間他幾乎天天規律地早上九點就到台南成大醫院找謝老師報到,一直捱到下午三、四點才離開復健中心,生活重心完全讓復健給佔據了。





所幸復健中心裡有買嘉儀、林恩宇這幾位球場上的夥伴陪,「裡面的一堆阿公、阿嬤都覺得奇怪,三個年青人好手好腳到底在復健什麼?而且一待還是好幾個小時。」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他們一邊做復健一邊聊天打發時間,偶爾也會互相加油打氣,彼此給對方最大的精神鼓舞。





用球棒證明價值





這是潘武雄打棒球以來受過最嚴重的傷,「之前傷到骨頭,大概兩個月就會好起來,現在這個傷是好了以後還是要持續復健。」即使今年已經重新回到球場,但他每天還是必須持續做復健來保持自己的肌力,而且還是不敢用百分之百的力量來丟球,打擊時也難免會怕揮空棒造成傷口發炎。





為了避免復發,潘武雄必須更加小心翼翼對待自己的傷口,至於復出之後如何維持這麼好的手感,至今一直高掛在聯盟打擊排行榜前兩傑,他自有一套調整方式,「冥想自己狀態最好的時候,並依照那個時候的感覺去調整;同時,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潘武雄說道。





對棒球選手來說,復健是最枯燥乏味的事情,不能在紅土上盡情的奔跑,也無法站在球場與對手一決勝負,每天只能不斷做重複且無趣的動作,復健就好像將棒球員關進牢裡一樣。TAKE就這樣從復健的監獄中走了過來,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終於又回到熟悉的紅土上繼續奮戰,用手中的球棒證明自己的價值。





目前獅隊教練團多讓潘武雄以指定打擊的身分上場,為的也是希望可以多保護他的手臂。不過當被問到,以後守外野時會不會擔心受傷而不敢撲球呢?TAKE不否認:「一定多少還是會怕怕的。」不過他也說:「撲球是自然反應,有時候很難去控制,身體不自覺就撲下去了。」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8974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大量訂購優惠報價 健康休閒類我最優惠!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職業棒球 一年12期 1668 1500  
職業棒球二年24期 3336 300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秀峰路158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