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水土米─吳晟與濁水溪的故事】濁水溪畔詩人的憂思

文/康原    

2002年吳晟由聯合文學推出《筆記濁水溪》專書之後,筆者在彰化縣政府的公益頻道主持「文化列車」的訪談節目,約請吳晟上電視,以「河川的故事」為題,做了三十分鐘的對話。當時,筆者已為彰化縣北邊河川寫過《尋找烏溪》、《烏溪的交響樂章》兩本書,我們一起談到水是生命的起源、河川為文化孕育之地、河水是哺育大地的奶水、河床盜採砂石、河水汙染等問題。吳晟並說到他以梭羅的精神,去書寫濁水溪的記事,談到走過河畔時,產生憂思的心路歷程。



這條全長一百八十六公里的濁水溪,發源於合歡山主峰與東峰之間的佐久間鞍部,有丹大與郡大水系、陳有蘭水系、清水溪水系等三大水系都匯入濁水溪。從二水以下為濁水溪下游有三大支流,東螺溪(舊濁水溪)、西螺溪、舊虎尾溪。這條台灣最長的河川,屬於台灣的重要動脈,居住溪州圳寮的詩人吳晟,除了教書之外,長期從事農業工作,對土地與河川有濃厚的情感。



那一次的訪問過程中,吳晟侃侃而談,從濁水溪源頭緣溪而行,沿著萬大、曲冰、萬豐、武界等部落,所看到的一切情況,也談到日月潭的水力發電、走訪山水間看到山林被盜伐、水土被破壞、更擔心日月潭因辦理萬人游泳,水源被汙染的相關問題,顯現詩人看到台灣環境與水源被破壞的憂思。



訪談過程中吳晟朗誦了一首〈水啊!水啊!〉的詩,這首1996年發表的作品,當年,吳晟已經預料到農村水田缺水的問題了,詩開始就表現出農田缺水的窘境「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吾鄉的廣大農田/隨處張開龜裂的嘴巴/向圳邊呼喊//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吾鄉的大小圳溝/一一袒現枯竭的河床/向水庫呼喊//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山區的龐大水庫/流露掩藏不住的焦灼眼色/向天空呼喊」。詩人運用「呼天喚地」的無奈喊話,用遞進的修辭方式,點出農民缺水的痛苦,自古以來水就如農地的生命,土地沒有水是長不出稻米的。



接下去以吳晟的詩以「天空」的角度細訴著:「我依四時降雨/島國雨量豐沛不減/未曾虧待你們啊!」這幾句詩告訴人民,缺水不能只怨天,是人類破壞水源,惹有缺水的困惑。於是在第五節開始,詩人用批判的語言,指出缺水是人類自己造孽:「是你們狠狠砍伐/盤根錯節的涵水命脈/是你們放肆挖掘/牢牢護持的山坡土石/是你們縱容水泥柏油占據綠野/阻斷水源的循環不息」。這些嚴厲的指控,真是一針見血。台灣的山崗下雨就形成土石流、平原地區就淹大水,這是人們過度開發,急功近利只求經濟利益所造成的後果。



詩的最後吳晟吟誦著:「島國子民每一張口/緊貼乾渴的水龍頭/連接空洞的水管、泥沙淤積的水庫/齊聲向天空急促吶喊/水啊!水啊!給我們水啊!」這段沉痛、悲涼的意象,若依評論家林廣說:「……具體地呈現作者心靈吶喊。水龍頭的『乾渴』,水管的『空洞』,水庫的『淤塞』,都在暗示人類的心已迷失於水泥叢林中,失去活潑的生機。」在那次的訪談,朗誦〈水啊!水啊!〉播出後,給觀眾很大的震撼,得到眾多迴響,可見住在濁水溪畔的吳晟,早就為台灣土地失水的問題,產生了錐心泣血的憂慮。



終身守護土地的詩人吳晟,自學校退休後,在家鄉做平地造林的工作,提倡以種樹來涵養水源,阻止工商界的利益團體開挖農地,東奔西跑來捍衛濁水溪沿岸的農田,批判在濁水溪河床盜採砂石的不肖業者,同時特別關心濁水溪出海口的地貌變化,當「國光石化」要在濁水溪出海口北岸的大城地區建廠時,他以一首〈只能為你寫一首詩〉來控訴那些只為了利益的財團,以及不負責任的官員,作為一個詩人吳晟說:「多麼希望,我的詩句/可以鑄造成子彈/射穿貪得無厭的腦袋/或者冶煉成刀劍/刺入私慾不斷膨脹的胸膛………」然而這些文字,並沒有阻止八輕石化的開發,於是吳晟號召藝文界人士,提筆上陣並結合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進行反國光石化的社會運動。



當大眾傳播媒體挺身而出,學術界有良心的知識分子,同心協力針對設立石化工廠對環境破壞、影響農漁民生計、濕地消失、空氣汙染……等問題,紛紛提出討論,並到相關的單位抗議或請願,要求政府做好環境評估,使社會大眾了解政府機關沒有盡到責任,甚至於當權者還為財團講話,說什麼「白海豚會轉彎」的笑話,激起了許多民怨並參與抗爭的行動,社會大眾還發起以實際行動,為了搶救濁水溪出海口的濕地,保護瀕臨絕種的台灣白海豚,大家出錢去買下溪口的一小畝濕地,留給子孫一片母親之河口海岸的濕地淨土。



作家、學者、藝術家們都紛紛到濁水溪出海口,來關心濕地、白海豚、蚵民等生存的議題,吳晟與吳明益兩位作家,著手編輯《溼地.石化.島嶼想像》專書,把媒體上發表的文章,做了系統的整理,吳明益在序文中說:「……這一年多來,環運人士、學者、作家、藝術家等各界人士投書不斷,對國光石化的盲目開發形成一股從論述、文字發出的壓力。」又說:「……吳晟老師跟我談起編纂這樣一本文集的可能性。吳晟老師認為,這不但是重要的文獻紀錄,也是身為寫作者可以做的事,既可以藉訴說展現出過去石化發展的荒謬性……」終於這本書在詩人出版家許悔之的支持下出版了,同時在作者的同意下,把版稅捐入「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反國光石化專戶」。



筆者在反國光石化的這段日子裡,除了參與吳晟與文化界人士到縣府抗爭外,也在《自由時報.副刊》發表〈煙囪印象〉一文,收錄此書其中。另外也為白海豚寫過一首〈媽祖魚〉的歌:「媽祖魚 巧氣閣慈悲/惦佇 鹿港的海邊/游過來 泅過去//白海豚 白海豚 人攏稱呼汝海豬/看著汝 真福氣/囡仔好育飼 老人食百二//浮浮沉沉的海湧 親像無常的人生/汝的形影有靈性 保庇台灣向前行/台灣人 毋驚風雨佮大湧」,為家鄉受破壞略盡棉薄之力。



政府在各方的壓力下,宣布停止國光石化的設廠,民眾也終止抗爭行動,投入田園的工作,白海豚也不用轉彎了,可自由的悠游在中部海域,大家才鬆了一口氣時,又看到媒體報導中科二林園區,與農民爭水的事情,地點又發生在吳晟家鄉的莿仔埤旁。



在2012年的5月11日,我也參加溪州農民的抗爭,為了保護農民用水的權益,吳晟站在怪手前面大聲的說:「中科四期搶水工程,有良心的知識分子都很清楚,這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浪費工程。政府遲遲不做停工決定,放任這些怪手在我們家鄉開挖道路,讓這些基層的警員與農民對峙,我們的農民,每天看怪手去挖我們的農田與道路,心裡是多麼的痛苦……」這種搶水的工程,真是要毀壞台灣人的生命源水。農田水利會不顧農民的生活,硬要把農用水移給工業用水,農民的土地將要受缺水的苦難,詩人吳晟又挺身而出。這次,筆者也看到溪州鄉長黃盛祿出席,反對中科取水工程的進行,主要原因是中科已經缺乏廠商駐進,政府已在思考園區轉型,不需要用大量的水了,為何引水工程還不停止?還要讓農民擔心灌溉水被搶走?放下田裡的工作,來到圳邊護水?於是彰化縣環保聯盟人員,到彰化地檢署舉證告發中科管理局,涉嫌圖利彰化農田水利會。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與立委林淑芬在立法院召開「中科四期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協調會,林立委指出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計畫,是一項違法的黑工程,不但未進行環境評估,甚至工程已經發包,卻連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都未確定。會中要求國科會負起責任,擔任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並依法進行環評,而農委會應負起農業主管機關之責任,補足農業用水之不足。



然而,彰化農田水利會,還善用他們玩弄數字的遊戲,宣稱,此工程不但不會影響農業用水、還將白白流入大海的63%濁水溪溪水搶回來。這樣的數據完全忽略了濁水溪乾枯分明的特性,甚至水利會高階職員私底下也承認,將夏季暴雨時節流入大海之水量平均到全年,看似水量豐沛,但事實上,濁水溪溪水早已不足,冬季下游嚴重沙漠化。那麼,是什麼力量使水利會的人員,做出違反農民利益的事情?是一件值得大家思考的問題。



作家也是鄉公所祕書的吳音寧表示,這樣的違法黑工程應該立即停止、重新檢討。但農民的聲音好像永遠是「狗吠火車」,相關機關總是不聞不問,永遠得不到公平的處置。中科搶用農水的問題,擁抱土地的詩人吳晟說:「農委會是農業主管機關、水利署是水資源主管單位,應該重新檢討彰雲地區水資源政策,限制高耗水、高汙染的產業,進駐彰雲地區,並依水利法──農業用水優先原則,先確保農業用水充足。同時,本工程明顯不能認定為農業用水設施,擔任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國科會,應該負起責任。將工程依法進行環評,交由學者專家、公民認定是否適宜開發,環評通過前,不得動工。」這件中科搶農用水的事情,又是濁水溪畔詩人吳晟的憂思,不知何時才能確實解決這個問題?



◎作者簡介



康原



1947年生於彰化,曾任賴和紀念館館長。榮獲2004年第六屆磺溪文學特別貢獻獎、2007年吳濁流文學獎新詩獎。主持康原文史工作室,曾任彰化師大台文所作家講座、明道大學國文系兼任講師、修平科技大學應中系講師及彰化師大《彰化學》叢書總企劃。著作有《八卦山下的詩人林亨泰》、《懷念老台灣》、《台灣囝仔歌的故事》、《追蹤彰化平原》、《人間典範全興總裁》、《逗陣來唱囡仔歌》四冊等七十餘種。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24496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天下雜誌+任選一刊只要2980元 大量訂購優惠報價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聯合文學一年12期 2160 180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連峰街7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