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不僅僅是愛情故事--貓眼娜娜的言情小說出版觀察

貓拓/文    

年少時期,那些青春但苦悶的課後,旁邊同學塞過來一本書。哪,借妳看。那些書以一種祕密的姿態,輾轉於我們胡亂塞了考卷與習題的抽屜之中。有時是放學後,我們約好一起晚餐,卻在等待便當裝好的空檔,走進隔壁的租書店。

愛情小說。或者被稱為言情小說、言小的那些書,在那段不被允許談戀愛的時光裡,默默餵養著少女們盛裝在急遽抽長的身體中的靈魂。

本名柯延婷的「貓眼娜娜」,現任匠心文創的出版策畫總監。能編能寫、身懷多種專業的她,十五歲時出版的第一本作品正是言情小說,離開學校後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言情小說的編輯;一談起言情小說,她明亮的大眼睛裡便閃動著興奮的光彩。

「言情小說的全盛時代,大約是在一九九○前後的十年間左右。」貓眼娜娜擔任言情小說編輯時是二○○五年,當時流行的是古代和穿越的題材,作者大多很認真,為了寫古代題材會花心思查各種歷史資料,考據的功夫做得很足。言情小說雖然是很通俗的作品,表面上是愛情故事,但其實有著許多種形式,讀者可以從中獲取到意想不到的知識,「這也是讀起來最有樂趣的部分。」

言情小說的出版社與作品之間,往往有著非常深切的關係。「很多時候,言情小說其實並不能說是作者本身的獨立創作。」出版社的品牌方向,往往會很深入的介入作品的風格,除非作者本身寫作方式已經很鮮明、同時也具有一定知名度,否則從寫作風格、選題、結局安排等等,出版社都有權力可以干涉。「這也是為什麼有時候一個作者轉換到另外一個出版社後,風格也就跟著變了。」

言情小說的閱讀族群其實很極端,除了由十八歲以下由國高中生構成的主流族群之外,另外還有三十五歲以上的主婦族群;二十歲到三十幾歲這段年紀的讀者,反而是相對比較不存在的。這倒不是出版社或作者有意的規畫,而是事後觀察到的結果。對此,貓眼娜娜有她的想法:「當妳處在可以談戀愛的年紀時,談戀愛是一件很迫切的事情,它就變得不那麼浪漫、反而是很現實的。但當妳是對戀愛充滿想像的小女生,或是到了必須放棄一些事情、戀愛已經是不可得的年紀,才會在想像中去追求。」

提到現在整體書市的不景氣,貓眼娜娜認為,一部分原因固然是娛樂重心的轉移,另一部分則是出版社的責任。市場萎縮,出版社的資源也因此變少,出版社因應的方式通常是降稿費、降行銷預算、出書率降低等等。這帶來的影響很多,包括稿件素質下降、抄襲、直接購買中國的稿件等等,都會造成惡性循環。但這是一連串的因素造成的,很難去斷定哪個環節的問題最大。

隨著行動載具的普及,這幾年台灣出版人也越來越關注電子書的市場。以言情小說這個類型來說,電子書形式有一定的優勢:攜帶方便,不佔空間,較具私密性等等。但目前盜版的情況很嚴重,加上目前被言情小說餵養長大的這群讀者,其實還是比較習慣看紙本。「我認為,電子閱讀大概要再等五到十年左右吧。現在大家開始有版權的概念了,但還是得到下一個年輕世代出現,情況才會真正有所改變——這群年輕讀者會是很習慣虛擬商品的一個族群,也會願意付費閱讀;只是到了那個時候,書會是唯一吸引他們的東西嗎?」

「劇情最強的是狗屋,最浪漫的是禾馬,古裝小品是新月;萬盛(現已改組為「飛田文化」)有著最多的『不可能』,出現很多特殊的實驗性作品;高寶和希代那時有《小說族》雜誌,只要在那邊出了書,就有機會上雜誌,是當時最受憧憬的出版社。」回想言情小說的全盛時代,貓眼娜娜臉上出現懷念的表情。「言情小說的折口不是常常會設計成書籤嗎?小時候總是會很認真的剪那個書籤……」她說著,右手不自覺地做出剪折口的動作,彷彿言情小說並不僅僅只是一個故事,而是一個足以承載少女心中各種騷動情感的事物本身。

言情小說的全盛時代是過去了。就好像出版人灰心時,會說閱讀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樣。但人們總是需要故事,需要有人往虛空裡一揮手、憑空生出一場幻境來。一如貓眼娜娜所說:「愛情故事是不會死的。問題只是它會用什麼形式、在什麼時間點重回到我們身邊而已。」而這正是出版者和作者必須思考的事。

貓拓

大貓座,育有黑白二鳥。

近期著迷於羊毛氈這項手藝,維持作息則是永恆的難題。

曾獲全國巡迴文藝營小說、散文獎,全國學生文學獎小說獎,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聯合文學新人獎中篇小說獎。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27959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史上最優惠訂閱活動!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天下雜誌+任選一刊只要2980元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聯合文學一年12期 2160 180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連峰街7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