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電視大明星 TV STARS

執行、文字/Laiya、Willis;攝影/Ajerry Sung;髮妝/林維悌    

men's uno 17周年紀念!回顧這段光景,一名嬰兒轉眼間都要上大學了。檢視雜誌多年來日漸茁壯、日趨輕熟的蛻變,你一定會更喜歡當下的men's uno。

過去這17年的快樂悲傷、高潮落寞抑或各種危機處理,似乎也讓這團隊練就了身經百戰的技能與應對法則。我們一方面鞏固編輯陣容,強化品牌結構,維繫讀者互動,就是想擦亮這塊招牌:men's uno。我們希望men's uno是你最好的時尚、生活、精神糧食,就像每月必看men's uno雜誌,每天必滑men's uno臉書一樣,隨時隨地與你一起成長。

光輝十月,榮耀周年紀念,我們想起了大明星。這月份向來是群星匯聚金鐘或相邀慶祝國慶的燦爛時光,電視上的大明星17年來早已大洗牌,當類比轉換為數位映像管進化為HD寬螢幕 老三台變成百家爭鳴,那怕是金牌製作人搖身一變通告咖或是天王天后與素人同台,一點都不奇怪。本期找來17種舞台上的大明星,說明了當今節目類型是如何多采多姿。

我們只想找正向思考的人選,因為絕讚的大明星能帶你走出電視框框開闢新天地,不僅能逗你開心,教你賺錢,辨別真理,撫慰人心,體驗異國生活,還能在寓教於樂之中長智慧。希望這些人是你打開電視 就開心見到他/她的大明星,就像抬起頭 永遠讓人目眩神迷的閃亮星星一樣。



儒家理樂 辰亦儒

拍戲時是劇中角色,唱歌時是歌手身份,而主持時才是最真實的辰亦儒。2006那年起,口才極佳的他受了到賞識,開始陸續擔綱主持工作,而後正式成為MTV台《日韓音樂瘋》節目主持人,至今也已有數不清的日韓明星見面會、內地的音樂節目主持,如此受肯定之表現,全是基於身兼演員與歌手,因此更能拿捏得宜,為受訪者與訪問者創造每個流暢的發接球,使節目更添自然生動的感染力。

嚴格下的激發

自從飛輪海單飛後,辰亦儒不只演戲,也主持節目,而睽違3年後,首度以歌手身份與大夥見面,發行了個人迷你音樂專輯《還在夏天呢》,期望每年都能為自己設定不同目標。除了唱歌、演戲之外,另一身份音樂節目主持人,亦十分吸中他。他形容自己是個喜歡多方涉獵的人,就像是從前曾經以晚會節目主持人,穿插歌唱表演與短劇演出,因此在同個時期積累不同經歷,令他覺得既多元也有趣。

音樂節目的主持機緣?辰亦儒的第1份主持工作,正是MTV《日韓音樂瘋》,這個節目是他有始以來需要花最多心力準備的節目。一開始對於日韓藝人確實不熟悉,然而當機會來臨時,他還是抱著想挑戰心情一口答應了。每個星期MTV錄5集,他都必須留下完整的1天時間,待在家裡做功課。由於日韓藝人的資料總會不時更新,使得他總是得坐在電腦前,不斷地更新、列印、閱讀,感覺像在準備期中、期末考試,每回都要讀至少數10頁的資料,因為這些都是資訊性的東西,是絕對無法就哈啦含糊帶過的。

此時,辰亦儒神情自若地說:「我要幫觀眾整理出,近期誰出了專輯、調性與內容、活動、海外巡演、何時抵台……等資訊,這樣皆是無法瞎掰的,必須事先準備,而且現場並無大字報,只有幾個提醒要點,所以我也總是會為大夥準備ipad秀所整理的照片。」對於從來不怕唸書的辰亦儒而言,前1年確實費煞苦心,但這個時期也是紮穩基本功的初期。

從前因為曾交過日韓朋友,因此也稍微熟悉兩地語言與文化,總能營造出令日韓明星較自在的錄影氛圍,並且,本身又是偶像團體中的歌手,使他們覺得較親近,也更懂得以歌手角度去訪問,善用歌手優勢,並感同深受地避開潛在引起反感與不悅的問題。那些年確實為自己打下了不錯的日韓基礎,有時甚至額外的見面會都會邀約他前往主持。他有感而發地與我們分享:「以前自己當歌手時受訪時,1天5-6個通告下來,到最後就覺得訪問都差不多,其實還挺無趣的。成為主持人後,我就懂得以歌手或演員角色去思考,怎麼問才會令他們感興趣,同時做過訪問者與受訪者真的是我的優勢,這的確會更拉近彼此關係,比較知道一體兩面。」

然而,有時即使事先做足了功課,若因為錄影時間跟播出時間不一致,又伴隨許多不可抗之因素時,是否會發生難以避免的尷尬情況?辰亦儒大力地點點頭,有些激動地說:「當然,日韓明星這麼多,有時訊息到這裡來時,節目都已錄製完畢了,總是必須不斷做更正啟示。而日韓歌迷都在監督著你,甚至連韓國名字在中文的發音,連2聲唸成3聲都會引起一陣騷動與批評,凡事皆須精準、精確,但也由於日韓歌迷較嚴苛,在嚴格的督促下做事,反而讓自己更加迅速成長。」



海芬 主持界的鬼靈精

小時候下課衝回家看《娛樂新聞》除了想fellow陶晶瑩又用什麼奇怪的造型播新聞,再來最期待的就是那講話永遠不饒人的「飯糰」,後來知道了原來這個幕後藏鏡人就是海芬,便開始默默關注她帶點鬼靈精式的主持風格;說穿了,電視圈不就是需要多一點這樣的角色來調解生活苦悶,讓我們可以自在的哈哈大笑嗎?

勇闖電視圈

當你轉電視看著大明星唱唱跳跳,發現一個節目如果缺少了靈魂人物:「主持人」,就不會那麼有看頭。海芬是從《娛樂新聞》裡那個講話尖酸刻薄又好笑的「飯糰」時期,我們就一直注意到她,而且她也連續擔任了好幾屆men's uno超模大賽的主持人,一年比一年有梗,惹得台上台下的人都哈哈大笑,但原本還以為下了台之後她的開關就會關掉,不過這次私底下採訪她,攝影棚裡一樣每個人都被她搞到呈現笑到要翻肚的狀態,我們真的不送她「妙語如珠」這四個字不行。

別人是靠選秀慢慢一關一關踏入電視圈,海芬說她的過程比較「玄妙」,因為這是一個「憋尿六小時」的故事……。「當時我為了聽陶子演唱會,憋尿排隊六小時,結果憋出血尿,把悲慘的故事傳真到《娛樂新聞》,她看了很心疼。」但這當然不是海芬用苦肉計去抱抱大腿就得來的機會。大學時期的她瘋狂迷陶晶瑩,唯一想法就是以後一定要和他們一起工作,不管是外景或什麼都好,一有機會就想往電視圈嘗試。她還記得她的第一個工作就是《青春報馬仔》的主持,之後她找到機會就把「憋尿」故事傳真進《娛樂新聞》,一連串「伶牙俐齒」的反應讓陶晶瑩對她印象深刻,才從眾多應徵者中脫穎而出,「當我進《娛樂新聞》之後才發現原來是陶子姊指定我的,所以她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大貴人,進來這圈子最重要的契機!」

「電視圈超乾淨的!」當我們問到她真正踏入自己夢寐以求的電視圈以後,是不是和自己預想的不一樣,海芬很直接的這樣回答。而她也提到當自己開始在TVBS工作的時期,從來不用跟廠商吃飯、和藝人攀關係,「我不用去什麼特別的場合或迎合什麼樣的人物才可以得到我的工作。」而追問之下原來海芬的媽媽從前也是電視圈的人,海芬以前和大人說想進電視圈,身旁的人總是說這圈子是個大染缸,當然海芬後來還是靠了自己本事勇闖目標,但去TVBS之前,媽媽還是千叮嚀萬囑咐的對她說,「我告訴你啊!進來這個圈子,褲子穿緊一點啊!」,「你們看看,自己的媽媽居然還這樣污辱女兒!」其實到目前為止,海芬最自豪的就是她很堅持她的生活很單純,單純的工作、單純的訪問,不用「交關」,「所以我覺得電視圈跟我想的不一樣的反而是『它沒有那麼複雜!』;跟我想的一樣的是,這個圈子真的很好玩,當你有很多的創意、熱情和忍耐力,你就可以堅持下來。」



楊子儀 入戲真男人

每每觀看楊子儀主持的《世界第一等》,總會有種身歷其境的感覺,像是跟著他一起站在同片土地上,呼吸著相同空氣,接觸一樣的人,那存在於你我心中的疑問,楊子儀像有讀心術似的總能為我們提出,我想,正是這種設身處地、率真親切的主持風格,為他帶來了掌聲與漲聲,因而能通過重重嚴苛的收視率考驗,主持棒一接就是6年。

從小就擅長數理,最討厭歷史、地理,從前就會暈車、最恐懼蛇類、一上飛機就開始homesick,一切的弱點都隨著主持行腳節目留在當地了。這些年,《世界第一等》使得楊子儀開始名聲飛揚,戲劇邀約不斷,也因為必須遊走於主持人與演員角色間,使得他只能深入30多個國家,但即使如此,他卻依舊不願就此放下主持棒;相反地,接拍戲劇後,他更離不開了,行腳節目是他的根,是生活調劑,帶著他抽離角色找回真正的楊子儀。」

掌聲與漲聲

率真具親和力,自然不做作的主持風格,使得楊子儀放不掉手中這支主持工作,放不開的原因不只是它開了視野,更因為觀眾就愛跟著他,走遍世界各地。每回錄製行腳節目,他就會賦予自己使命感,出發前勢必預先關注當地新聞好長一段時間,然後努力做足功課後,才允許自己踏出國門,因為在節目中他要言之有物,要傳達最正確資訊,如此才能帶著為觀眾解惑,一起身陷其中,感同身受。

說到事先做功課,會擬稿?對他而言,事先不會寫稿,因為不想被設定住,現場絕對會有千奇百怪的突發狀況,所以不需要也無法預設。他興奮地說:「每次到了一個新地點,他就會跟導演要20分鐘,然後獨自去走一圈,先了解當地環境,摸摸土地濕度、聞聞味道,如果有能用英文溝通的人,就會先透過聊天了解整片土地,掌握整個狀況後,就能鉅細靡遺地告訴觀眾當下所有感受。」楊子儀將其比喻成入戲,演員在讀了劇本後出現於腦海中的全是想像畫面,一切的一切必須等到了現場,搭配了導演、美術組陳設,和對手丟出來的球,才能真的入戲,假如一切都預設了,反而會完全接不到球,先進入情境,接著就跟著直覺相信它。 

訪問至此,不免心想,難道楊子儀天生是吃這行飯?他帶著有些沮喪且憤慨的口吻,毫不避諱地分享那段低潮期:「一開始主持行腳節目時,就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不論我做什麼,導演都說不好。我不服氣地問為什麼不好?導演說收視率不好就是不好,因為當時每天平均收視都介於0.2到0.3間。」在當時,楊子儀接主持棒時,正是節目的第5年,聽聞這樣的話,他既難過也失落地問自己,難道這個節目就要毀在我手上嗎?

這樣不樂觀的情況持續了8個多月,然後某天,他開始發覺信心來了,覺得自己說話開始有份量,開始能受導演的肯定。難不成突然開竅了?楊子儀帶點激動口吻開始回想:「一開始主持時,導演為了帶我進入情境,總會為我預設定五個問題,而我也總想用盡全力去記得那些問題,後來發現,有時只問到了第三題,後面就全忘了,於是就會開始慌張,做什麼都覺得卡卡的。」漸漸地,當朋友們聚在一起時,開始會與他討論所主持的節目,甚至會問及一些他未曾思考過的問題,就這樣,他被點醒了,開始懂得將自己當做觀眾,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節目的主題與流程,變得愈來愈入戲,因此至今依然擁有持續不斷的觀眾掌聲與收視率漲聲。



李沛旭 恰如其分

一部戲要好看,不是每個人都搶著當主角就行得通,男一、男二、男三都得有人扮演,而綠葉襯紅花,不問位置,李沛旭甘於他的所在,並且恰如其分的表現,一方面他從中找到挑戰並且發光發熱,得到他認為作為演員最大的價值,另方面,他也藉此來認同自己。

菜就該死啊!

在電視圈當中,你對李沛旭這個名子應該不陌生,或者他在《犀利人妻》裡某些搞笑的橋段和經典台詞,還會比起宥勝或溫昇豪來的印象深刻,但卸下了劇裡的角色之後,李沛旭和我們侃侃而談他演藝之路的「陰錯陽差」,甚至連自己都不覺自己居然會是能夠站在舞台前的人。而第一個陰錯陽差就出現在原本學服裝的他,因為在伊林協辦母校的畢展上亮了相,李沛旭也就在「半懵懂」的狀態下先登上了時裝伸展台,當然,學生能有個「令人羨慕」的外快可以賺,李沛旭坦言何樂而不為,甚至接踵而來的廣告邀約,想必也不可能隨便讓機會溜走,於是乎,不知不覺一隻腳好像就踏進電視圈,至於真正開始演戲的契機,李沛旭提到,「因為我的身高就模特兒來說還不夠,大秀也不會找我,所以以前都是拍平面、電視廣告為主,後來某一天公關公司的朋友拿了個劇本來說其中的角色很適合我,甚至同劇的製作人就直接點明這就是我啊!於是才真正的踏入電視圈。」

這個被稱作第二個「陰錯陽差」的就是《阿薩布路一號》這部戲,在裡面李沛旭要演一個社會新鮮人,好不容易有不錯的機會,但他也苦惱的說,「我不是表演科系,我是畫畫、做服裝的啊!我們跟人溝通的方式是透過創作作品,而非習慣用言語或表情。」於是剛開始演戲確實沒有這麼簡單,再加上那個時候也沒有所謂的「名模風」,不像現在模特兒跟藝人是可以劃上等號並獲得基本的尊重或認識,「所以就是很菜!菜就該死啊!(笑)。」但經過了這麼多年,服裝創作的思維邏輯,李沛旭反而覺得這是自己的良藥,因為他沒有被制式化;另外開玩笑的說自己「很菜!」,所以每每到現場都得等個八小時以上才能輪到自己上場,現在的他也覺得還好有這樣的環境,就把等待當作是學習的機會,可以看著前輩們怎麼表演,同時也給自己一個動力,告訴自己應該要長大。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10016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健康休閒類我最優惠! 大量訂購優惠報價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mens uno一年12期 0 2400  
mens uno二年 0 3998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連峰街7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