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天牛博士周文一

文‧採訪/黃瀚瑩    

臺東都蘭部落「藥神食堂」小吃店,周文一正在灶臺前忙碌。這景象看似平凡,但周文一不僅是小吃店主,更是位天牛博士─他研究天牛二十多年,發現十多種新品種天牛,其中「周細短翅天牛」與「文一虎天牛」,更是以他的姓氏、名字命名。曾在臺北的技術學院教書多年的他,之所以辭去教職,歸隱山林,為的也是他最愛的天牛,「離開嘈雜的都市、紛擾的學術界,我才能更專心地進行研究,」周文一接受講義採訪時表示。

周文一在新店長大,從小就喜歡跑到山區抓蟲,由於太過著迷,成績一落千丈,讓家人十分頭疼。後來,周文一進入空軍官校,成為遨翔藍天的飛官,「當飛官雖然受人矚目,但我一直覺得那不是我要的,」周文一說。在內心深處,他始終對昆蟲世界無法忘情。因此,他發憤苦讀,考入臺大植物病蟲害研究所。

進研究所初期,周文一曾為研究主題煩惱。當時,一位學長對他說:「研究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研究天牛,因為品種實在太多。」這句話竟激起周文一的鬥志,偏要以天牛為研究對象。只是,這條路真的不好走。天牛不但品種多,而且習性差異大,某些種類極為罕見,或棲息區狹小,在在加深了研究困難。「臺灣曾有昆蟲學家,花了大半生研究天牛,卻始終無法發現新品種,」周文一說。花了九年時間,他才拿到博士學位。

不過,周文一認為投入再多時間,都很值得,「有限的生命,就要拿來做有意義的事。」他非常享受「跑野外」的時光,為尋找天牛,常一入山就是好幾天,觀察起來更是不眠不休。「彷彿命中註定,我就是與天牛有緣,」周文一笑說,自己有多次「心想事成」的經驗,常在上山前,隨口說出數種罕見天牛,竟都被他找到,連同行研究人員都覺得不可思議。多年來,周文一陸續發現十多種新品種天牛,讓臺灣天牛研究往前邁出一大步。

為了天牛,周文一多次與死神擦身而過。一次他到四川山區採集,在農家住了一個月。當地一天只有兩班公車,周文一原本要搭早班公車下山,但農戶離情依依,他因此轉乘晚班。上了車才知道,早班公車竟遭歹徒挾持,車上近三十名乘客遭到射殺。一九九五年,周文一為研究來到日本,反常地硬擠上車門即將關閉的地鐵,下班車竟發生「沙林毒氣」事件。在臺灣,他也曾在合歡山出車禍,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機車滑入懸崖,人卻奇蹟般平安無事。

冥冥之中,周文一似乎受到上天庇佑,而他也決定將一生的時間奉獻給大自然。數年前,有鑑於臺灣天牛的相關資料缺乏,周文一決定出版天牛圖鑑。不但大規模整理標本,還多次造訪日本博物館,希望找到早年日籍科學家的研究資料,過程中波折不斷。一本《臺灣天牛圖鑑》,花了周文一十幾年;下一個十年,他又投入獨角仙、鍬形蟲、金龜子圖鑑編撰,希望能在近年付梓。

對昆蟲的熱愛,甚至驅使周文一放棄收入穩定的教職。他原本在技術學院擔任副教授,但深感臺灣教育與學術環境不健全,「為了應付評鑑,老師忙著考不必要的執照,處理工讀生就能做的行政事務,對教育、研究,一點幫助也沒有,」周文一說,「只要有心,誰說一定要關在學術殿堂裏?」兩年前,他辭掉工作,遷居臺東,開小吃店是為了生活,「更重要的是工作時間彈性,我能有更多時間專心研究。」他不但愛上東部的好山好水,更欣賞原住民對環境的尊重,「早知道就早一點辭職。」

周文一指出,長年研究天牛,讓他深刻體會到臺灣的自然是如此美麗,卻也如此脆弱。周文一說,昆蟲是重要的環境指標,他舉例,日治時代,學者曾在梨山地區記錄到多種天牛,「但我跑梨山無數次,怎麼樣都找不到。」原因在梨山大規模開發,森林幾乎都成為果園、菜園。現代臺灣山坡地大量種植茶葉、檳榔,尤其使用農藥、除草劑,更讓昆蟲難以生存,錯誤的造林,也對環境產生嚴重影響。周文一說,部分昆蟲的生存區域之狹小,遠超乎一般人想像,「某種天牛,竟只出現在某座山的某棵樹上。如果這棵樹消失了,牠們也會隨之消失。」因此他的研究,彷彿在與時間賽跑,「我相信臺灣有不少昆蟲,我們根本來不及發現,就已經絕種了。」

周文一的夢想,是創立一間昆蟲博物館,「希望參觀博物館的人,能感受到臺灣這蕞爾小島孕育出的生命,竟是如此豐富、如此精彩,讓人感動,」他說,「更重要的是,唯有了解自然,我們才能察覺這塊土地已經生病了,需要每個人共同治癒它。」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13621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精選雜誌任選三刊2999元 大量訂購優惠報價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講義雜誌一年12期 (此方案08/26止)以收到款項為準 0 168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連峰街7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